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佛山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2.41% ,防控形勢較為嚴峻

核心提示:

根據2018年相關調查結果顯示佛山市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2.41%,防控形勢較為嚴峻

禪城市民梁女士平日忙于工作,將2歲多的孩子交由家婆照顧。但孩子一哭鬧,家婆就讓他玩手機,這令梁女士很擔憂。她說:“經常玩電子產品,很擔心孩子在幼兒時期視力下降。”

梁女士的擔憂不無道理。根據2018年相關調查結果顯示,佛山市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2.41%,防控形勢較為嚴峻。

加強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已刻不容緩。在今年召開的佛山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市人大代表張先楠領銜提出的《關于建立佛山市青少年近視眼防控體系的議案》被大會主席團確定為重點議案,并轉交市政府及有關部門辦理。

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佛山市將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列入今年市十件民生實事之一,并細化具體的工作目標和任務予以督促推進。

近日,市人大常委會針對這項重點議案組織視察和督辦,了解議案辦理進展情況,凝聚人大代表、政府部門、專家、學校、家長等各方力量,共同呵護好孩子的心靈“窗口”。

“小眼鏡”越來越多 

年齡越來越小

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我國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去年7月,教育部發布的我國首份《中國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也顯示,僅在四年級、八年級學生中,視力不良檢出率就分別達36.5%和65.3%,其中八年級學生重度不良比例超過30%。學生視力不良問題突出。

這組數據引起了市人大代表、順德區大良明熙眼科主任、副主任醫師張先楠的關注。在接診病人和視察調研的時候,她發現中小學校的“小眼鏡”越來越多,年齡越來越小。

張先楠對此深感擔憂,“孩子的視力問題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控制,未來學習相關專業、從事相關職業的人就會越來越少,甚至會面臨‘后繼無人’的窘境。”

去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國學生近視呈現高發、低齡化趨勢,嚴重影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這是一個關系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大問題,必須高度重視,不能任其發展。

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方案指出,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

在張先楠看來,這次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再次充分說明我國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已經到了全社會必須高度重視的地步。張先楠立即聯合其他九名市人大代表就兒童青少年近視問題開展深入調查研究,并形成《關于建立佛山市兒童青少年近視眼防控體系的議案》(下稱《議案》),提交給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

“關注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問題,就是關注祖國的未來。”張先楠等市人大代表希望通過這份《議案》,呼吁全社全一起行動起來,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

這份3500多字的《議案》,深入分析我市當前兒童青少年的近視情況、防控工作存在的問題并提出解決建議。《議案》 以順德區為例,指出從每年順德區高考體檢的高中生眼科體檢數據來看,重點中學有85%以上學生患有近視。

根據2018年全市兒童青少年近視抽樣調查結果,我市兒童青少年近視流行特征和全省、全國情況相似:我市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2.4%,比全省高1.1個百分點,比全國低1.2個百分點。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我市低年齡組幼兒近視率偏高,學生近視率隨學段和年級升高而上升的趨勢明顯。全市5.5~6歲組幼兒的近視率偏高,6~18歲組近視率隨年齡增加而逐漸升高。由此可見,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迫在眉睫。

電子產品成“幫兇”

存在重治療輕預防誤區

“爸爸,我在課堂上已經弄懂老師所講的知識點,我不想再去參加課外補習班,因為我的眼睛已經感到很疲勞了,而且在近期學校體檢時,我的視力有明顯下降。”佛山市第十一中學家長代表藍東華曾提議讓自家孩子上補習班,但遭到孩子拒絕。藍東華考慮到孩子每天晚上已花費較長時間來做作業,感到孩子確實每天都比較疲勞,只好接受了孩子的想法。

從藍東華孩子的事例中,反映出近年來我市兒童青少年近視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監測數據顯示,我國學生近視相關危害因素廣泛存在,主要體現為戶外活動時間不足、睡眠時間不達標、課后作業時間和持續近距離用眼時間過長、不科學使用電子產品等原因。

當前中國兒童青少年的電子產品接觸率過高。許多家長把手機、平板電腦當作“電子保姆”。在學校,老師把電子產品當成“電子老師”,當前許多作業的布置和作業的完成都需要在手機上進行,孩子的很多時間都被電子產品“綁架”。

《議案》建議,應禁止學校、老師布置學生作業時采用電子作業代替紙質作業。佛山市第九小學家長代表全春婷則認為,應該加強引導和監管,讓學生更科學地運用電子產品,而不是濫用或禁用的“一刀切”。

“如果家長重視孩子的教育,也應重視孩子的健康。”全春婷說,預防青少年近視,關鍵在于提高家長的素質,建議有關部門加強兒童青少年預防近視科普知識的宣傳力度,提高家長的認知和能力。同時結合正反面案例,強化宣傳預防近視的重要性。

全春婷所言,恰恰反映了目前兒童青少年近視存在重治療、輕預防的突出問題。《議案》指出,近視并不是一朝一夕“突然”發生的。大多數家長之所以對孩子的近視“后知后覺”,主要是誤信驗光配鏡是小事,沒有定期帶孩子去做視力檢查的意識,以至于無法早期發現孩子的視力問題。

“學生的近視度數逐年提高。來醫院檢查的學生,我們都建議他們半年復查一次,建立病歷檔案,讓他們關注病情發展態勢。”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陳玉冰建議,政府職能部門和學校應該加強建立學生健康數據檔案,并加強指導和培訓校醫,提高他們防控工作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佛山市衛生健康局負責人指出,佛山市部分學校教學環境和設施設備不符合國家衛生標準,不能滿足近視預防的要求。佛山市第三中學校長佘光輝早已關注到該問題。他建議,各學校要建立定期檢修教室燈具的機制,及時更換不符合相關要求的燈具。

經過最近連續三天的視察和督辦,張先楠也發現,部分學校存在對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重視程度還不夠高、設施設備投入力度不夠大等問題。她建議,各級政府要嚴格落實國務院關于全面加強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責任制,建立健全佛山市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評議考核制度。

各界協力完善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體系

“家長特別容易忽視0~6歲兒童的近視預防問題。”張先楠說,雖然近視不可治愈,也無法逆轉,但可以預防和控制,盡量讓近視的兒童青少年控制在輕度近視范圍。她強調,低度近視只是對生活帶來不便,但高度近視容易引發多種并發癥。如果不加以控制,到了中老年階段,高度近視將成為第二大致盲原因。

市人大代表、順德區胡錦超職業技術學校學前教育專業部部長、藝術團團長柳楊建議,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是一個龐大的系統性工程,需要從源頭控制,讓防走在前,形成政府、眼科專業機構、學校、家庭和社會共同參與的綜合干預模式。

當前,我市各級各部門已全力推進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市政府副秘書長陳鋒表示,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視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收到市人大常委會交辦的議案后,市政府將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列為市十件民生實事之一。針對本議案提出的近視防控方面的重點問題和建議,市府辦要求主、會辦單位有的放矢地予以研究解決。

市教育局負責人表示,接下來將加強中小學校醫室(衛生保健室)建設,配合醫療衛生疾控部門建立中小學生視力檔案,做到早監測、早發現、早預警、早干預。同時,規范兒童青少年用眼習慣。監督學校開足、開齊、上好體育與健康課程,保證中小學生每天校內1小時體育鍛煉的時間和質量。結合省近視防控實施方案,市教育局目前正在起草《佛山市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初稿)》,爭取今年11月前印發。

市衛生健康局局長王政表示,幼兒定期視力檢查尤為重要,市衛生健康局將進一步嚴格落實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要求,確保0~6歲兒童每年眼保健和視力檢查覆蓋率達90%以上。同時,加強基層眼科醫師、眼保健醫生、兒童保健醫生(含托幼機構保健醫生)培訓,提高醫療技術服務水平。

對于已患上近視的兒童青少年,家長非常希望能找到一種快速治療方法或藥物。目前市面上層出不窮的近視眼防治產品,正迎合了家長們的心理。但由于缺乏行業標準、準入門檻低,行業內亂象叢生,近視康復市場亟待規范。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質量監管科副科長徐鏡勇表示,將進一步加強市場驗光配鏡行業和近視康復醫療器械的監管,特別要核實企業是否經營包含“近視治愈”等容易誤導的詞語的產品,是否夸大、虛假宣傳。

陳鋒表示,今后市政府將繼續把兒童青少年近視綜合防控作為政府重點工作內容,統籌協調各有關部門落實國家和省《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的各項任務,力爭達到我市兒童青少年近視率逐年下降的指標。同時通過本重點議案的辦理,完善我市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體系,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讓他們擁有光明的未來。

原標題:近視呈現高發、低齡化趨勢,市人大代表呼吁:共同呵護孩子的心靈“窗口”

來源|佛山日報

文|記者梁建榮 通訊員覃劍、徐麗清

編輯|何欣鴻


最谁的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