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三水樂平古灶胡氏大宗祠:嶺南祠堂標本 承載千年記憶

“古灶源流遠,三江世澤長。”三水樂平胡氏大宗祠門口的對聯,彰顯了三江和古灶的悠久歷史。

早在1600多年前的東晉,著名的葛洪就在此煉丹,古灶村也由此得名。三江胡氏在宋代就來此開村,繁衍生息,積淀千年,作為嶺南古驛道重要組成部分,這里不但民殷財阜,還興學重教,人才輩出,“三胡”(胡澧、胡建偉、胡禮垣)名留青史。嶺南祠堂文化“活標本”古灶胡氏大宗祠,見證著數百年歷史變遷,承載著千年記憶。

三水唯一明代風格古祠堂

古灶胡氏大宗祠,始建于明代。清道光19年(1839年)和2000 年重修。祠堂占地面積600平方米,坐北向南,三間三進,頭門墻腳由紅砂巖和水成巖混合砌成,前廊三步梁,步梁具有月梁特征,每處均體現明朝晚期的建筑風格。硬山頂,龍舟脊,每一側的人字封火山墻上,都有兩個相連的犄角,甚是別致。胡氏大宗祠旁是兼山胡公祠,該祠堂建于明天啟丁卯年(1627年),道光年間重修。建筑風格與大宗祠一樣。

“我們主要從祠堂的建筑用材和建筑風格確定它們是明代建筑。”《三水祠堂》一書的作者劉永輝說,兩座祠堂都以鴨屎石為建筑構件,這是明代建筑的典型風格,清代建筑石材是花崗巖。古灶胡氏大宗祠和兼山胡公祠是三水現存的唯一明代風格古祠堂。

記者注意到,兼山胡公祠后堂的人字封火山墻上,只有一個犄角。村民們認為,可能因為兼山是晚輩,所以建筑風格與大宗祠要有所差別。而劉永輝則認為,少一個角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后人在修繕的時候沒有修舊如舊,所以沿襲至今,保持后期的風格。

胡氏大宗祠中堂還有一塊木匾寫著“世澤留威”,木匾后面是四扇古樸的木門,兩側又有兩個小的拱門。村民胡迪希說:“戲文里說‘中門大開迎客來’,平常這四扇部門都是關著的,族人們進出祠堂都是兩側的小門,只有當村中舉行重要的活動,才會將木門打開。”

大宗祠的后堂“世澤堂”保留有一些覆盆式柱礎和水成巖檐柱,柱子上、兩側的墻上掛著多副對聯。屋頂上的壁畫記載了“古灶煉丹”“金雞回旋”“三江名塔”等與古灶村、與胡氏一族相關的故事。

“抗戰時期,在日軍轟炸下,村中房屋十有七八被燒毀,胡氏大宗祠西側被炸彈擊中起火,村民冒死撲滅,祠堂才得以保存。”古灶村71歲的胡德贊說,現在大宗祠中堂石碑中還有相關記載。

三江古驛道民殷財阜

胡氏大宗祠前,西南涌流淌而過,它像一根柔軟的軸承,一頭連著北江,另一頭連著省城廣州。“浩瀚無涯處,煙波江水寒。月明帆影動,凝練碧云鄉。”這是明代貢士陳羔對彼時樂平三江村的描述。

 “古灶源流遠,三江世澤長。”三水樂平胡氏大宗祠門口的對聯,彰顯了三江和古灶的悠久歷史。/佛山日報記者洪海攝

三江位于西南涌、樂平涌、左岸涌相匯處,是三水東部重要水上樞紐。“我小的時候,還有不少從韶關、清遠來的杉排,經三江碼頭送往廣州,杉排有30多米寬。”胡德贊說起,以前還有胡姓人經營客輪,每日從三江碼頭開往廣州南方大廈,胡姓村民可免費乘船。碼頭就在家門口,村民大多到了渡輪鳴笛起錨時才出門,導致趕不上船,后來就有了“三江佬,搭渡唔到”的說法。

三江是南粵古驛道重要組成部分,“古灶鋪至南海街頭鋪十里鋪役三名”,清代版《三水縣志》有明文記載。而據考證,三江古碼頭是三水境內南粵古驛道唯一有遺址的地方,顯得尤為珍貴。

后來,西南涌淤塞,航運功能減弱,貨物、商旅、游客先后轉從汾江河、東平水道前往省城,三江碼頭漸漸歸于沉寂。時至今日,三江古碼頭留下的痕跡依稀可見,碼頭過道由紅砂巖和花崗巖砌成,兩邊設有兩個平臺,東邊平臺還留有供來往人員歇息的石桌、石凳。

“舊時古灶村民殷財阜,我們祖先筑圍墻把村子圍起來,防御盜賊。”胡德贊說,三江圩也曾是三水最熱鬧的市集之一,三江舊街有7條街,還有歷史悠久的三江書院。“煙崗鐘秀、古灶遺丹、金灘躍鯉、曲水拖藍、神龜挺石、魚嘴浮舟、三江帆錦、紫石榕陰”等三江八景,至今仍然是老一輩人年年不忘的盛景。

漫步三江圩,目光所及,信手所觸,都是一段凝結著村莊變遷、閃現著古老厚重光澤的歷史。“村里曾有一座洪圣廟,傳說東晉葛洪曾在這里煉丹,以前廟里還有煉丹爐。”胡德贊說,這也是古灶村名字的來歷。“村里曾經發現一大片碎陶片的遺址,有專家來鑒定過,說是晉代的陶器。”走在涌邊一條黃土與垃圾堆積的小道上,胡德贊說,他小時候經常跟同伴一起在這里撿碎瓦片,還曾經撿到過一件完整的陶器,至今存放在家中。

興學重教“三胡”盛名傳

“倉廩實而知禮節。”航運繁榮,讓古灶村民殷財阜,儒學之風甚盛。舊時,周邊讀書人趕考,都從三江碼頭前往省城。曾培育大批文人學士的三江書院,今天仍佇立在三江圩旁。

三江胡氏在宋代開村,始祖是曾與歐陽修齊名的宋代京官胡宿。“據傳胡宿遭奸佞陷害,被貶謫廣東肇慶,平反復職后,胡宿攜家眷沿北江北上,行至樂塘,胡父病重,便在此開村。部分胡宿的后代輾轉至樂平三江開村。”胡德贊說。

歷史上,從這里走出的胡澧、胡建偉、胡禮垣作為古灶村“三胡”,最負盛名。胡澧,明弘治六年(1493年)進士,曾任職四川少數民族地區,當時地方叛亂不止,他到任后,創制一種帶有火藥的弓箭——神機箭,能將300步以內的敵方營帳、兵馬燒毀。因此一日連陷五寨,終將局勢平定。

到了清代,又出名人胡建偉名垂青史。胡建偉(1718-1796年),少時聰敏好學,因勤勞過度咯血,仍苦讀不輟。清乾隆三年(1738年)考中舉人,次年又考取進士。史料記載,后升任福州知府,兼澎湖通判和護糧工作。身兼三職而理事有條不紊。澎湖為海上孤島,生員往府道考試,要冒很大風險,故讀書人很少。他到任后,在島上建文石書院,延聘名師講課,并將歲考和科考改在島上舉行。嗣后讀書人不斷增加,原來全島只有3名庠生,到他離任時達13人。以后他又相繼出任漳州南勝同知、臺灣北路理番同知,卒于任所。

清末民初的胡禮垣(1848-1916年)則是一名思想家,被稱為近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啟蒙思想家,也是清末嶺南三大思想家之一。胡禮垣在近代中國最早闡述“大同”理想,胡禮垣與何啟合作,在中國最早宣傳“公平”思想,最早系統宣傳社會契約論和天賦人權論,最早把民主思想擴大運用于反對民族壓迫的民族主義。他雖然避居香港,遠離革命風暴,但他對這個國家同樣有著深切的愛戀,當聞知辛亥革命成功的消息,欣然題作《民國新樂府》十二章。

在興學重教之風吹拂下,新中國成立后,村民們將兼山胡公祠與胡氏大宗祠打通,將兼山胡公祠的中堂拆除,改成教室,祠堂東側的關帝廟舊址和碉樓也改造成教室,成為最早的三江小學。“最高峰的時候,學校有近1000名學生,即使是后來學生分流到各個村,學校里還是有700多學生。”胡德贊說,可見祠堂規模之大,為國家培養了大量人才。

原標題:三水樂平古灶胡氏大宗祠:嶺南祠堂標本 承載千年記憶

來源|佛山日報

文|記者賓水林

編輯|何欣鴻


最谁的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