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傳承|兩代人共同書寫的故事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父子二人風餐露宿、沐風櫛雨,把青春歲月揮灑在交通道路上,是責任的傳承;亦師亦友,照亮女兒二胡前行路上的崎嶇,傳統曲藝的風華在父女二人間流轉,是藝術的傳承;敢為人先,承襲父親企業與精神,開辟塑料行業新領域,是事業的傳承;立志扎根林場,追尋父親的腳步,只為守住一份共同的綠色事業,是使命的傳承……

6月16日是父親節,佛山日報記者采訪了4對父子(女),聚焦在傳承技藝與使命背后的點滴,講述他們之間父愛與傳承的故事。

責任傳承

雨中背影激勵前行

“小時候過節,父親總要值班不回家吃飯,就連家長會或者是兒童節都很少能夠抽空參加。”說起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黃敏杰接連“吐槽”。其父親黃耀華是高明公安交警大隊的一名交警,從警至今已有32年。

交警工作任務向來繁重,除了日常的查緝工作外,遇到上下班高峰、交通意外和特殊天氣,交警都要外出執勤,及時處理。和其他人一樣,黃敏杰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也是忙碌。

隨著年齡的增長,黃敏杰逐漸感受到父親身上有著一份區別于其他人的責任和使命感。平時和藹可親的父親,穿上警服后會多了一份剛正和嚴肅,形象更加高大。小時候的黃敏杰心想,可能存放在衣柜的那套警服有著一股神奇的力量。

 黃耀華(右)參與今年高考護航工作,保障考場周邊交通秩序。制圖/孔煥玲

“年少時的某個下雨的周末,父親駕車載著我外出,途經文明路時發現路口的交通十分擁堵。”黃敏杰回憶說,擁堵的路口并不是他們的必經之路,完全可以繞道通行,但此時父親卻靠邊停車,拿起放在后排的警服穿上,隨后鉆進車流中心,冒著雨指揮起交通來。

很快,路口的交通恢復正常。回到車中,他身穿的警服已被雨水打得濕透。那時候,年少的黃敏杰突然明白,父親形象的高大并不是因為警服的加持,而是父親那份出自內心的責任和擔當,讓他變得剛正而有力量。

在父親的影響下,黃敏杰如今也成為高明公安的一名刑警。外出執勤時,他偶然也會看到父親在路上站崗指揮交通。看到車流中的父親,那天父親在車流中冒雨指揮交通的背影就會浮現。這份鼓舞的力量,激勵著黃敏杰把工作做得更加細致用心。

再過不到8個月,黃耀華便光榮退休,回想起過去幾十年的時光,他認為最高興的就是看到兒子穿上警服的那一刻。“穿著警服的兒子看起來特別精神正氣,那一刻我感覺,兒子長大了,能肩負更多責任了。”黃耀華說,希望兒子在工作中能踏踏實實,做好每一件事,并始終懷著一份助人的心,幫助有需要的人,為高明的穩定發展作出更多的貢獻。

“爸,工作幾十年,辛苦了,接下來我來接班,那份警察為民的心,由我來傳承。”黃敏杰說,自己身為一名人民警察,同時還是剛滿1歲的女兒的父親,以后將繼續以父親為榜樣,以身作則,以敢于擔當的工作作風,踏踏實實地用心為人民服務。

藝術傳承

亦師亦友照亮音樂路

舞臺上,在打擊樂尚未停息前,她的左手迅速搭上高胡的琴弦,右手手握琴弓輕輕一拉,明朗清脆的琴音瞬間傳揚而出,琴聲悠揚,時而秀麗活潑,時而清雅婉轉,令臺下不少觀眾不禁稍稍坐直了身子。她是蘇碧瑤,在劇團樂隊中擔任音樂指導,拉得一手好琴。她出身粵劇世家,她的父親蘇振升,是粵劇掌板,目前是高明區戲劇曲藝家協會主席。

 蘇碧瑤與父親蘇振升。

孩提時,蘇碧瑤曾坐在舞臺下聽父親在臺前演奏,她覺得舞臺上的父親,身姿颯爽非凡。無論多復雜的編曲都難不倒他。她尤其佩服父親與他人行云流水般的配合,耳濡目染間,她愛上了粵劇伴奏這個行當。

在蘇碧瑤的心中,父親蘇振升既嚴厲又慈祥。12歲時,父親在百忙中抽出時間,驅車帶她前往廣東省舞蹈戲劇職業學院(原廣東粵劇學校)進行考試。那場考試猶如一道分水嶺,自此,蘇碧瑤開始接受到專業的高胡及二胡技藝培訓。

學習高胡是父親的決定。在當今劇團中,會演奏高胡的大部分都是男性,蘇振升卻覺得自己女兒雖為女兒身,但巾幗不讓須眉。正是因為當初父親做下的決定,現在,蘇碧瑤不僅能夠如男師傅一般拉得一手好琴,還擔任了樂隊頭架的職位。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在蘇碧瑤記憶中,父親常常將衣物或枕巾卷成圓柱狀,在家中隨時鍛煉自己的手腕力,這一堅持就是幾十年,即使如今已稱得上是擊樂師傅,但蘇振升對基本功的鍛煉依舊風雨不改。他對粵劇伴奏的忘我投入激勵著蘇碧瑤,縱然反復練習的過程有多么苦悶,蘇碧瑤從不叫苦,她咬牙堅持,從不放棄,一心追趕著父親的腳步。

經過長時間的淬煉,蘇碧瑤的琴技越見精進,但在蘇振升眼中,女兒依舊是那個初初登臺,笑容靦腆的女孩,伴奏者的拉琴狀態直接影響演出質量,故而女兒哪怕是在表演中稍稍走神,他都會忍不住在演出后當面指出。

在以前,女兒最捧蘇振升的場,如今換作他最捧女兒的場。只要女兒有表演,無論表演地點有多遠,他都堅持前往捧場。他是慈父,他會為了女兒,在暗地里向老一輩的高胡大師討教經驗秘訣。他亦是嚴父,稍有空閑就抓著女兒討論伴奏上的細節問題。他亦師亦友,是識途老馬,又如一盞明燈,為女兒照亮前路。

事業傳承

做中國最好的人造皮革

周末,作為佛山高明尚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尚昂科技”)的創辦者,“創二代”陳尚文像往常一樣,依舊在辦公室忙碌著,為接下來的工作做好詳盡準備。

在他的背后,2016年中國輕工業塑料行業(塑料人造革合成革)十強企業的牌匾熠熠生輝。每年大多數上榜企業產值過十億元,但產值不足億元的尚昂科技也躋身其中,并被認為代表了皮革產業發展的方向。

 陳尚文與父親陳池光(右)合影。

一提及父親,在陳尚文的腦海里,一個“永遠都穿著西裝長褲,隨時進入工作狀態”的男人形象立刻浮現出來。陳尚文說,自打自己有記憶起,父親陳池光就總愛身著正裝,隨時為工作待命,如今父親已近花甲之年,但說起話來仍中氣十足,精神矍鑠,談起工作依舊興致盎然。

“這種對于事業的激情干勁和永不言棄的韌性,是我從他身上學到最重要的東西。”陳尚文說,父親最初只是西江邊一名擺渡人,每日風吹日曬艱難營生。但父親不甘于此,咬咬牙跟著別人做起生意。從最初的賣皮鞋白手起家,逐步發展為辦工廠做鞋底、皮鞋,歷時20余年,做成一家頗具規模的企業。不僅如此,只有初中學歷的父親,在創業之余,還自考了北京師范大學本科,“可以說從未停下學習進取的腳步”。

在這種耳濡目染下,陳尚文對工作也有執著的鉆研。2011年,陳尚文創辦尚昂科技,主營人造革。當時,污染嚴重是人造革行業最大的難題。為改變這一現狀,陳尚文帶領團隊日以繼夜地工作。“睡沒空調的板房、吃大鍋飯,平均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幾個月回一次家是常事。”終于在2013年,尚昂科技的零溶劑型聚氨酯合成革問世。其突破了人造革的傳統工藝,每生產一萬米皮革與傳統對比總能耗可節約70%以上,開辟了全新的行業領域。

不僅如此,在企業的管理與經營上,陳尚文稱自己亦從父親處受益良多。在陳尚文上高中時,父親的一個生意伙伴意外入獄,而父親尚有數百萬元的款項未結與該企業,7年后該生意伙伴出獄,父親將款項一分不少地結清與人。“真心是最大的武器。”這是父親常對陳尚文說的話,陳尚文也一直牢牢記在心中。

如今,在父子二人的共同經營下,自2016年以來,尚昂科技每年銷售額都以近十倍的速度在增長著。“要做中國最好的人造革”,這是陳尚文創業的初心,也是父子二人未來共同努力的方向。

使命傳承

追尋父親的綠色足跡

沒有交通工具,從場部到工區需爬六七公里山路;沒有自來水,從山上引回的泉水一下雨就變成黃泥水;沒有通電,只能用水輪機發電,燈泡只能發出微弱的紅光;肉菜缺乏,去鎮上最少需二十公里,一星期都吃不上一次肉……這是護林員嚴萬兵幼時和父親在云勇林場所經歷的難忘歲月。

“爸爸總穿著洗不干凈的衣服。”嚴萬兵是楊和鎮豸崗村人,是名副其實的“林二代”,其父親正是林場“開荒牛”之一的嚴燕和。讓嚴萬兵印象最深刻的是,由于當時云勇林場以種植松樹為主,松樹的松脂很容易蹭到當時作為護林員的父親身上,松脂本就難以清洗,而在物資缺乏的林場,洗衣肥皂也極難買到,因此父親的衣服上總有著一大片洗不干凈的污漬。

 嚴萬兵父親嚴燕和(戴帽者)生前在楊和老屋前牽著孫兒。

即使條件再艱苦,仍不斷有老一輩林場人將自己的子女帶進林場,這不僅僅是讓他們有一份工作,更是出于一代接一代守護綠水青山的使命召喚。

1995年,自小在林場耳濡目染的嚴萬兵,進到云勇林場當起了臨時工,綠色事業的種子在他心中逐漸發芽。隨后,他接替因病去世的父親的班,成為林場一名正式職工,繼續父親未竟之志。

上個世紀90年代,云勇林場正在轉型前期,經營困難。“每個月工資只有幾百元,發不出工資也是常有的事情。”嚴萬兵回憶,當時林場經濟形勢差,條件非常艱苦,而外面打工的朋友們不少都發了家。

“說沒有動搖是假的。但是想想幼時和父親巡山,父親‘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頭,方能守得住青山’ 的教導猶在耳旁,而且和父親‘開荒’時相比,林場的條件已經改善許多,父親能堅持下來,我為何不能呢?”每每冷靜下來,嚴萬兵都立刻搖了搖頭,繼續拿上工具,走進熟悉的山林。

如今,擔任林場第六區區長的嚴萬兵,每天都會開著摩托車在林場巡山,與同事守護近4600畝山林的平安,風雨無阻。遇上車輛無法通行的山路,他還需依靠鐮刀“開路”。“雖然干著平凡的一線工作,但我會堅持下去,為云勇林場建設貢獻一分力。”嚴萬兵說。

原標題:傳承|兩代人共同書寫的故事

來源|佛山日報

文|記者劉嶒、陳志業 見習記者謝文駿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何欣鴻

最谁的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