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三水最大水庫枕頭灣水庫:修建背后是一場“血防攻堅戰”

從高空俯瞰枕頭灣水庫,你會為眼前的壯觀景象所震撼——水庫的湖面仿佛一面明鏡,又像一顆“藍寶石”鑲嵌在大地上。陽光一照,水面上跳動起粼粼的光斑。但鮮為人知的是,這顆耀眼的“藍寶石”是三水最大的水庫,更是三水“血防工程”曾經的堡壘。遙望湖畔,漫步其中,仍可窺視當年那段轟轟烈烈的歷史。

為消滅血吸蟲建水庫

桃花源記中,武陵捕魚人是這樣邂逅桃花源的:“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沿著小石路往前,在佛山最北端,三水大山深處,枕頭灣水庫也如同世外桃源靜靜佇立。

陰天,霧氣籠罩在水面、山頭久久不能散去。沒有了陽光照耀下的清秀,水庫的湖面上卻多了幾分飄飄如遺世獨立之神韻。陣陣涼風輕拂過臉,帶來絲絲沁人心脾的清新氣息。

景色讓人陶醉,但鮮為人知的是,當初修建這座遺世獨立的水庫卻是因為一場“血防攻堅戰”。

 南山鎮枕頭灣水庫俯瞰。/南山鎮供圖

上世紀50年代,因北江三水流域飽受水患和水利失修困擾,血吸蟲在北江主干流以西一帶肆虐。感染者無不面黃肌瘦、氣喘力弱,肚子會莫名的發脹,肝脾難受,甚至吐血,時人稱之為“大肚子病”。

“龍崗、龍崗,十人當中九人黃,皮包骨頭肚子大,未到中年就身亡。”一首民謠曾生動地描述血吸蟲的危害。三水區南山鎮漫江社區居民鐘灶山盡管已經86歲高齡,仍對上世紀50年代的那一段年月記憶猶新:在農場的草塘內挖泥、犁田、種水稻的時候,藏在草根釘螺內的血吸蟲就會游到水里并入侵人體的血管內。疫情最盛之時,六和公社214條自然村中就曾有14條村因血吸蟲病而毀滅。疫情之可怕,讓他至今都心有余悸。

逕口農場是血吸蟲肆虐的重災區。由于在群山和水流交匯的低洼地帶,常年夏季洪水泛濫,冬季茅草叢生,不少被血吸蟲寄生的釘螺趁機在逕口農場泛濫,災情十分嚴重。

在這樣的背景下,枕頭灣水庫應運而生。“血吸蟲最怕水浸,只要蟲卵被沖走,就無法順利繁殖。”曾參加水庫修建的市民盧國榮說,建立水庫是為了用水淹的方式消滅現有的釘螺,也是為了從根本上改變釘螺滋生的環境。在廣東省水利部門的調動下,三水、四會兩地都參與了水庫的建設。

水庫歷時8年修建完成

修建水庫并非易事。回憶起那段歷史,盧國榮至今依舊感到自豪。他說:“那時,由于當時極少先進的機械,修建水庫主要靠人力在山下挖泥搭建,要從山腳擔泥巴到山頂。為了修水庫,當時有數萬人同時施工,場面十分壯觀。”

讓盧國榮印象深刻的是,為了盡快完成工程,村民們連夜開工,身上濕了又干,干了又濕,衣服臟了晚上晾干第二天穿上繼續開工。盡管有人手掌磨起泡,依然互相輪流挑挖。靠著一雙手一對肩膀,歷時8年,水庫最終建成。

 枕頭灣水庫已成為“網紅打卡地”。/南山鎮供圖

根據《南山鎮志》,枕頭灣水庫于1958 年9 月1 日動工,1966 年3 月1 日竣工。建成后,水庫集雨面積10.2平方千米。歷史最高水位3.4 米,總庫容570 萬立方米。汛期限制水位11 米,正常蓄水位11.5 米,死水位6 米。多年平均降雨量1613 毫米。水庫堤壩實際防洪能力為50 年一遇的洪水。最大壩高10.5 米,最大泄洪量每秒37.8 立方米,最大放水流量每秒1 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積5900 畝,最大實灌面積5900 畝。

與大南山水庫、蒲坑水庫等其它水庫相比,枕頭灣水庫無論是集雨面積、總庫容量抑或是灌溉面積,均為三水之最,是三水區最大的一個水庫。

“建完水庫后,每年在水庫邊投入五氯酚鈉等殺蟲藥物。”盧國榮說,伴隨著水庫不斷完善,釘螺面積大幅度減少,人民體質改善,疫區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1973年,廣東省人民政府對外展示了粵對草塘地區綜合整治消滅血吸蟲病的成果,六和公社被省列為對外開放點。次年6月,省委宣布廣東省實現基本消滅血吸蟲病。

最大水庫成網紅打卡地

如今,半個世紀前那場轟轟烈烈的“血防戰”已然漸行漸遠。曾經作為“血防戰”堡壘的枕頭灣水庫,還在農業上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有了水庫后,不少糧食都可以種植了。”居住在漫江社區的老人李貫強回憶說,當時逕口農場的草塘由于地勢低洼,經常是“下雨水茫茫,無雨一坑坑,地無一處好”的情形。8000多畝的草塘只有三分之一的農田可以種植。即使能夠種植,一年也只能種一個季度。為了可以維持生計,李貫強等人只能種植耐旱的紅米度日。

水庫建成后,村民只需要從水庫引水,便可在昔日環境惡劣的農田上種植大米、番薯等作物,同時也解決了飲用水問題。

 昔日環境惡劣的農田上種植了大米、番薯等作物。/南山鎮供圖

除此之外,枕頭灣水庫也成為“網紅打卡地”,不少“釣魚發燒友”專程從清遠、南海等地過來垂釣。來自清遠的市民黃先生說,在枕頭灣水庫垂釣,有一股“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意。在他看來,在這片綠水青山當中,讓人仿佛一下子從城市的喧囂回歸自然,別有一番意味。

每逢周末,攝影愛好者也加入了‘打卡大軍’。在水庫邊,長槍短炮對準湖面,“咔擦”“咔擦”聲此起彼伏,將這片綠水青山以另一種獨特的方式定格。

“年輕時參與枕頭灣工程修建,晚年開始享受水庫帶來的愜意。”只要一有空,盧國榮就與老伴在水庫上的小路攜手散步,共賞綠水青山,碧波蕩漾;或是在湖邊垂釣,樂享這一份悠閑,回憶曾經的那一段崢嶸歲月。

原標題:三水最大水庫枕頭灣水庫

修建背后是一場“血防攻堅戰”

來源|佛山日報

文|記者鄭澤聰

編輯|何欣鴻

最谁的单双中特